遇蛇中经典句子

1、待我好,便是善。

2、吾心安处既是故乡。

3、学成文武艺,货与帝王家。

4、那年桃花开,树下成双人。

5、握着剑柄的季玖的手,又颤了一下。

6、若我是沈清轩,你会用剑对着我吗?

7、都说人妖殊途,我们殊途同归,可好?

8、这个世上,有辜负的人,就会有怜惜的人。

9、凡是出现的,总会消失。这是一个亘古定论。

10、终于在他面前站定,伊墨望着他的眼,安静下来。

11、这世上但凡美好事物,不过昙花一现,瞬间凋敝。

12、因为一旦消失,唯一活下去的理由,都不存在了。

13、他一无所有,最后仅有的,只剩坚持到底的意志。

14、或许是经过一番热闹,这孤寂守起来就不再气定神闲。

15、脑中偶然想到“殊途同归”四个字,却又不敢再想下去。

16、不要求不得,不要爱别离,不要哭——我一直都,喜欢你。

17、那人不在了,他们互相依托。那人转世了,他们各自尽责。

18、寻找的过程里也仿佛渐渐醒过来,渐渐不再麻木,而是无望。

19、人活一世,都会犯错。不是所有的错误都需要原谅才能解决。

20、我不是担心他找不到,而是担心他走的太远找不到回家的路。

21、也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冷眼旁观的姿势,没有丝毫想要参与的念头。

22、亲手教他们学会亲情,即使毫无血缘,也仿佛血浓于水的互相依恋。

23、原先蚊虫们都爱柳延的。每拍死一只蚊子,伊墨都要这样念叨一句。

24、不知道这样的追寻什么时候才能结束,什么时候,才可以不再遗憾。

25、迎接面对是唯一的选择,但只要一息尚存,等待和希望就永不消退。

26、他们都是妖物,毫无血缘,却因为同一个人,所以有了相遇相识相亲的机会。

27、刹那,伊墨伸手握住剑锋,锋利的刃顿时嵌入掌心,血液滴滴答答的坠下来。

28、恋家是人之常情。太恋家,恋到除家之外,什么都不放在心上,将来会如何呢?

29、却见伊墨微微扬眉,以手作笔,在那八个字旁添上一行:清古冶艳,秀润天成。

30、世间正是因为有这样的东西,有追逐这些东西的人,才能美好,并继续美好下去。

31、伊墨顺着那个洞口,直接潜入棺底。感觉上碰到尸骸了,才化了人形,躺在棺内。

32、红着脸又看了那冷冽如刀裁斧凿的脸一会,沈清轩提笔写道:风华内敛,当世无双。

33、像是有什么东西堵在胸口,恨不得歇斯底里吼叫一番,砸碎打碎点什么东西才能缓解些。

34、伊墨缄默着,施力将长剑扯住,不论伤口深可见骨,他将它从季玖手中硬生生扯了过来。

35、我倒是愿意就这么和你躺着,从风华正茂,一眨眼就耄耋老人。也算寿终正寝,欢喜得很。

36、他要的,不过是有生之年,睁开眼时,能看到金色的阳光,和身边的妖。不求偕老,只求一瞬。

37、没有对与错,是与非,不过是理智斗不过情感,所以才会身陷囹圄,步步都是错,步步都是痴。

38、就算活下来,人生的路程总是遍布杀机,处处荆棘,每条路都是险途,每一步都有可能是绝境。

39、然而苏醒的只是一小块,更多的麻木还在寻找与追逐,看着他再次去死,再次寻找,再次陪伴。

40、沈清轩依旧像第一次见到他面容般,转不开视线。自忖这世间再找不出第二个人来,这般风华绝代。

41、沈清轩一人坐在屋中,脑中念头飞快轮转,也得不出什么结论来,倒是脑中越乱,心中越觉得气闷。

42、想着想着他便笑起来,呵呵呵呵一阵接一阵的发笑,只是张着口,却无声无息。仿佛整个世界失了声。

43、枯守着日出月落,看着春夏秋冬更迭,没有笑,亦无泪。生命成了漫长的,不知何时是尽头的黑白色。

44、也是奇怪,想到此他也并不感到十分悲伤,只有些怅然若失,仿佛心头空了一块。却也不悲不喜,似是认命。

45、两人距离不远,却也有几步之遥,温泉蒸发的雾气如薄薄轻纱,若隐若现的横隔在两人中间。轻纱后是伊墨的脸。

46、活着本身是一件虚妄的事。不知道哪天会天降横祸,不知道哪天会疾病临身,短暂的人生转眼消弭,再也无迹可寻。

47、他垂下头,睁开酸涩的眼,迎面是愤然而起的蛇头,并尖利的毒牙,只在他眼前那么一晃,紧接着颈侧传来一阵剧痛。

48、只因为那人不拿他们当做异类,不给他们苛责,只拿他们当做普通人。即使他们两个,都比他强大。他也给出珍重的呵护。

49、死亡是可怕的,即使他已经是枯朽老人,对即将到来的永恒的黑暗,依然有着惧怕。但情与义,却毅然构成了赴死的动源。

50、房中烛火昏暗,火苗如豆,在无法掌控的气流中微微摇曳——这个世上很多东西都是人力无法掌控的,比如空气,比如爱情。

51、伊墨垂下眼,盘膝倚着树杆坐下,靠着院中那株百年老槐,只听着那熟悉声音的声声吟诵,再不去看他一眼。不能看,看不得。

52、若是先时待我不好,欺我,害我;后又回心转意,怜我,爱我,又将如何。伊墨很快在他字迹旁添到:欺她,害她,再怜她,爱她。

53、其实,一直都是害怕的吧,像是溺水的人,唯一能抓住的一根浮木,只能死死抓住,却又不停担心着浮木会不会撞碎,会不会消失。

54、视线相撞,仿佛千万年的冰河与正在汹涌喷发的火山泥浆的碰撞,激起一道剧烈轰响,而后,冰山如故,泥流散尽。一切恢复原样。

55、何况一人一妖,一个有心一个无意,界距大到他甘心认输,自知没有弥合这条巨大鸿沟的能力。有些事情,莫说人,就是妖也无能为力。

56、凡人终归贪欲太重,却不知道妖的一生太长,修仙后更是漫长,漫长的生命里,伊墨已经看了太多悲欢离合,早已对红尘之事无动于衷。

57、仿佛狂风暴雨的席卷,摧枯拉朽之势,却又在这人面前,收起一切凌厉与可能的摧折。只是站着,安安静静,默然相望,将他守护在眼前。

58、若不是屋中那个人,他们只会陌不相识,甚至将来有一天,成仙的蛇妖会除去作恶的狼妖,也是未必。但他们又何其有幸,遇到这样一个人类。

59、沈清轩眯了眼,将这四个字咬牙切齿的咀嚼着,翻来覆去,一遍又一遍无声的念出来,又一遍一遍的咽下去。怒的不知所以,恨的更是缠缠绵绵。

60、伊墨想了想,化了蛇形,也没有在墓碑上流连,而是一头撞向那堆黄土。坟上黄土簌簌滑落,顿时出现一道裂缝,伊墨便顺着那道的空隙钻进去了。

61、行走的时间越久,他的修炼就越精深,终于可以在晨曦之前汲取了蕴满灵气的露水之后,他连人间的水都不需要再饮用。他的唇,便长久的抿成了一道线。

62、雨势已停,树叶上的水滴下滑并坠落,发出一种寂寥而孤独的声音。这个夏夜与以往并无不同,雨势迅疾而来,又匆匆离去,只余洗过的山水,和寂寞的余音。

63、母子二人在簌簌落下的雪花里各自看着对方,最终是沈清轩转动着轮椅,掉了个头。很快有小厮上前,推着他离去。沈母望着雪地上逐渐扯远的轮印,心想,或许这就是命。

64、可以亲手将一个婴儿抚养成人,看着他一天天长大,识得更多的字,明白更多的道理。可以享受他的孝顺,理所当然接受他的侍奉。仿佛一切是寻常。而其实,并不是寻常的。

65、在还有力气伸出手时,拉朋友一把,不是为了博得美名和赞颂,仅仅是为了即使失去生命也要维护东西,能够无愧于心立足与世的东西。那是救助、是扶持、是关爱、是情谊。

66、他一个人已经走得太久了。茫然而麻木的活着,茫然而麻木的接受了这个灵魂,不知不觉深陷其中。失去以后才仿佛被针扎过一样,麻木之外有了别样的感觉,仿佛遗憾与疼痛。

67、察觉自己情绪危险,沈清轩更是憋闷。实在是无处发泄,就拿起之前收集的一摞摞狐鬼异志的书来看,只是看一页忍不住就想要撕一页,恨不得把这些蛊惑人心的东西全部撕成碎末才好。

68、沈清轩望着那身影,眼中眸色变幻着,高深莫测。待他靠近过去时,已经是惯常的微笑,不显山不露水,除了微笑所展露的温和,再无别的任何情绪掺杂其中,没有人能从他的微笑里看出什么。连他自己也不能。

69、他的脚下是无声的,却又像带着千钧之力,每一步都仿佛要在地上留下脚印,那脚印一步又一步,由远及近,由浅至深,缓慢却有力的倾轧过去,仿佛要踩在季玖心上,仿佛要将他现有的世界碾碎。季玖颤的更厉害了。

70、这些沙场上的将军们,经历了太多杀戮,见过太多生死离别,日久天长,个个看上去都是铁石心肠。却不知道,铁石包裹下的心也是软的,也会有牵挂与眷念,那份牵挂眷念,只会比寻常人更为深刻与隐秘,因为那是将军们的软肋,牵一发而动全身。

71、压抑多日的黑蛇终于亮出了尖牙,深深地刺进他的血肉,他并不能理解这个人类对他的感情,自然也就无法回报同样的情感,他甚至在这一刻,并不觉得自己伤害了他,而是一种自我防护。被他咬住的人在猛烈地颤抖了一下过后,僵直着身体,丧失了一切话语和动作。

72、沈清轩眉眼含笑,透过窗户从容的望着院中一丛正艳丽绽放的花卉,心中数着日期,他的生辰快到了,这两天就要下山去,每年这个时候他都要回府与家人团聚。那就回去吧,来日娶妻生子,做他的沈大少爷,做一个再普通不过的渺小凡人。而不是恋慕着可望而不可及的那只蛇妖。

73、墓里一片黑暗,伸手不见五指,泥土的腥气里伴着木材腐朽的味道,以及尸骨的气味,混杂在一起,变成了一股浑浊的气息,着实难闻。伊墨却仿佛一无所觉,继续往前行,碰触到木棺也没有停顿,又一头撞上去,棺木被他生生撞出一个窟窿,里面依然黑漆漆的,且那浑浊气味,更浓了。

74、他就这样走着,身侧或者是喧闹的人流,或者是挺拔的青山,或者是寂静的围墙,或者是狗吠的村庄,这些影像在不停地倒退,不停地循徊。每一次偱徊中,都有些细微的变化,然而,没有什么能落入他的眼底,他只是没有尽头的旅人,在辗转的世界路过绿柳桃红,路过陌路人的蹉跎人生。

75、他吟的忘情,眉眼温润含笑,却不知树下阴影中,始终有一人目不转睛的看着他,宛若时光回溯,倒退至一百五十多年前,那世沈清轩怀中揽着小宝,倚在凉亭里吟书的光景,那时的他,则在这吟书声里惬意的消磨时光。许是终于失去,方知曾有过的美景良辰。人生若只如初见,只道当时是寻常。

76、沈清轩不知道他在想起什么,仍是言之凿凿的那句话:“你知道的,我要娶你。”说的那么斩钉截铁,伊墨却第一次从这句话里,听出那藏得极好的小心翼翼,他明明是说:我可不可以娶你。是说:你可不可以嫁给我?那些往日里藏着掩着,不肯露出丝毫的惶惑和脆弱,这一瞬,被伊墨听的明明白白。

77、握着剑锋,长剑倒悬在手里,伊墨前行了一步,季玖后退了一步,而后站稳,不再退却。伊墨血淋淋的手抚上了他的喉头,继而施力,季玖闭上眼,感受着血腥与窒息一齐来袭,心中却是平静,觉得若是死在他手里,也算是一场尘埃落定。有了这样的念头,季玖就坦然了,不作丝毫抵抗,许他掐在自己脖子上的手越收越紧。

78、富态到什么地步呢?伊墨挖了些藤蔓种子养在长盆里,放在屋内的四扇屏风下面,不过两年时间,那青藤就枝枝蔓蔓的覆满了屏风,屋子里都是泥土与植物的清香。本是极好的点子,到了夏天却不少受罪,那蔓藤屏风甚是阴凉潮湿,夏天便聚了许多蚊虫,他一手养出来的蚊虫们也都仿佛只认他为主似地,专叮他不放,不咬别人。

79、从河里起身时,季玖看到了站在岸边柳树下的那人。这是伊墨第一次在阳光下出现,一袭黑袍裹身,披散着乌黑长发,阳光自柳树枝条中漏下来,斑斑点点的洒在他身上,道不出的尊贵,宛若神祗降临人间。却惊不起季玖一丝惊艳感,他的心情却已经平复了,眼神波澜不惊的从他面上扫过,仿佛那只是空气,淡定的自他面前离开。

80、每一年的年底,是他们一年里最快活的时光,因为远行的孩子会背着沉重的包裹,风尘仆仆的归来。有时会早一点,刚进腊月他就回来了,有时会晚,大雪过后才能远远的看见水面上越来越近的小船,船头能看见一个身影冲着他们招手。当船停下,始终年青俊朗的沈珏就跳到他们身边,一边嘀咕着“不用你们接我自己会回去”这样的话,一边眼睛红红的,小狗儿一般倾身在他们脸上蹭。

81、心肝儿。也不知是多寻常的三个字,老人讲给孩子们听,男人讲给女人们听,才子佳人情情义义,恩恩爱爱,卿卿我我,这三个字张嘴就是。谁都能说,谁都能听。偏偏只有他听不得。辗转三世,一世二世到三世,他也不过想成为伊墨的心肝儿。想当那骨中的骨,肉中的肉,血里的血,心尖尖上最温暖妥帖的一点血肉。他总是贪心的,有了一点还要更多有了更多就要许多,最后他要全部。

You may also like...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